關於部落格
Canada
  • 2179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與別不同的訪問:港台〝打開天窗甘國亮〞-2008-04-08

在眾多的電台訪問中,〝打開天窗甘國亮〞這個香港電台的訪問,實在獨具創意。有著主持人甘國亮的濃厚自我式彩,溫和中有新意。小齊在他引領之下,呈現出不同的多面。沒有了一般慣性的問與答;使聽眾能進一步認識他的好。一切都不是刻意堆切,而是在甘國亮(好像) 不經意的逐步展現出來的。

在整個訪問中,甘國亮用一種相聲式的對話方法,帶出了他當為自己小弟的小齊的優點,娓娓而談。有很多事是第一次出自小齊的口,連資深齊迷也耳目一新。因為非常喜歡這用廣東話的訪問,所以為它做了一個整理,去蕪存菁。好讓大家可以再次欣賞此問與答。
以下用:甘-甘國亮,齊-任賢齊


1)
品德:
(他提到的第一點是列舉各網絡中別人對小齊的評價)


甘:任賢齊是以誠懇,謙虛,勤力見稱。以今時今日的社會,是很難能可貴。而且這是去到那裏都見這幾個形容詞來寫他的。
齊:我喜歡娛樂圈這工作,最重要的是要保持赤子之心。所以做事時希望用最真的心去做,就算辛苦,也是值得的。如果做得好,很有成就感。有這麼多支持。我是幸福的。


2) Rock -
搖滾的文化,兩岸三地之別:

(
他道出各地表演音樂的差別)


甘:台灣的與香港很不一像。
齊:香港的藝人對立多很多。這是不是香港發展及炒熱氣氛的過程中間的方式?
甘:兩種都有。一是無意識的。二是粉絲幫偶像打氣。當年是〝滾石〞將家庭氣氛帶上表演行業。那是個會感動你的世界。
齊:初來香港發展,大家笑我老土。表演穿著太隨便。但台灣演唱會便是這樣的休閒。是純音樂形。看到香港的舞臺,真是目定口呆。香港在音樂視覺上包裝得好好。台灣則自己行一條路出來。而內地因地大,各城市要求差異性很大。
甘:如用這麼多投資在舞臺,藝人要更有本事,才不浪費。但很不幸,還有很多藝人不是真有才的。只是取巧,只說氣氛好,而忘記自己其實未做到本份。小齊不同,因為他在素人家庭長大。回台灣,仍可令氣氛好,那是反樸歸真。在香港,一樣可以極盡視聽之餘;今時今日,人們是看你而目定口呆。去內地則各種型態都有。


3)
小齊的能力,他是東南亞近二+多年新一代能做到恰到好處的全才:
 (
引導小齊講出自己的履歷)


齊:我很幸運,從台灣出發,到香港發展,在大陸做很多巡迴,每個地方都可以接受。我有一個優點,是以前做幕後,任聲光音響工程。
在玩樂隊時,到樂器公司打工還錢。公司接辨滾石的演唱會。我在臺下打燈做音響。看演唱會可以令人很激動。當時燈光器材有限,但我用得很準。就像煙花太多,會視覺疲勞,要恰到好處。在視覺上配合音樂準確時間,可以做到雙重效果。我那時研究很多。
甘:你那麼小年紀便懂得怎樣做到恰到好處。
齊:每一個燈光角度及顏色出來都是不同的。我做趙傳的舞臺總監,巡迴時要設計音樂,燈光顏色的變化,打在那一點 (如結他手的頭頂) 來到香港,才知衣和舞可以襯托出音響效果。紅館四面臺,怎樣做才襯得剛好。
到大陸,多在戶外,音樂,舞,衣都要修改。音樂傳送有時差,臺上放送出去到場外是有延遲,回音的。會影響音樂編排。我要到各方位試看,試聽。衣服要試看效果。無論買那種票,都要他們看得好,聽得好。
我的走埠經驗多,起初也有失敗,燈光配合不到。從98年開始,前一兩年都很辛苦。有失敗的經驗,後來便好了。巡迴路線要安排好,減低運送成本。
甘:你在過去二十多年新一代中,是少有的全才。(不是特別要推你上去)   因為無論大陸,香港,他們沒有像你從低做起的。
齊:我很幸運經歷台灣的洗禮,來香港學習,跟著到內地做我的推廣。
甘:三間學校都讀過!像美國歌手,有了基本成績,便懂得計劃自己的巡迴。
:以前夢想坐整輛巴士,後來再租一節火車,當時很開心、但結果還是要用飛璣,因中國實在太大了。


4)
年青的經歷:任救生員,當兵
(帶出小齊和時下香港年青人的大差別)


甘:認識你時,別人說你如不做娛樂圈,便做救生員。
齊:讀書時在夏天暑假,要考牌照,到沙灘,泳池做救生員。
甘:什麼資格?
齊:要訓練CPR,救生游水法。通過便可以做。
甘:有沒有當兵?
齊:有。
甘:那你和香港年青人的很大分別。所要經歷過的都有了。讀書時真的很 Man
齊:當兵時很辛苦,常給人罵。要服從,要軍事訓練。當時有怨言,但後來便知是男孩變男人的階段。
當兵前什麼都是媽媽代做,當兵什麼都自己做。之前家中當你寶,當兵常給人罵:任賢齊你笨,你豬!為什麼要罵我呢?他會說:合理的,是訓練;不合理的,是磨練。我整天都給人罵。
但學到獨立性,自己做所有事。雖然當時很悶,很苦,但覺得是人生獨立性格的加強。
甘:年輕人喜歡出國旅行,有限制?
齊:我們是不可以隨便出國的。因怕當兵會不回來。我們以前出國比賽,要有人保。所以有得去都很興奮。


5)
他的體育天份,光輝成績,及其認真,求知的態度:
(
從考慮做體育新聞記者說起)


甘:如不進這行業,有機會考慮做體育新聞記者?
齊:因為以前最 TOP - 高峰期,是大學一,二年時。後來慢慢偷懶,體能漸弱。以前100公尺跑11秒;跳高都可以很好。但隨時間過去,我才知道如果沒有長期訓練,便有退步。
我最勁是2025歲。大三入行,因為一畢業便要當兵,所以唱片公司不準我畢業,要我多讀了兩年。
當時運動傷害漸現,同學都考教練。但我不能教壞學生,所以想考體育記者。可以繼續接觸我深愛的運動及介紹別人。因為很多運動大家都不明,例如:Ice hockey -冰上曲棍球及 cricket- 英式地上板球。
甘:如你年少時和香港人一同過生活,會比較痛苦。他們是不慣深究的,做事並不需要知識,以結果為重。你的成長過程中,是很認真求知的,如要知道體育的本身歷史。


6)
小齊的廣東話: 
(
甘指出小齊的廣東話特色,是從沒有人這樣看的,也見到小齊的認真與用心)


甘:我巳認識你有
8-10年多。你是從台灣來,但廣東話說得很地道的。
齊:我講廣東話雖然音不準,但用詞是很街坊的。因為是從拍戲劇組學來,演員和都說廣東話,而工作人員們又都比較緊張粗俗些。
甘:那時你不懂的?
齊:我一句都不懂,但識唱廣東歌,只是聽歌用字幕學音。但廣東話的形容詞與英文反轉的,有時很怪。有時一個字有兩個用途,如:人質。我讀人(-物質) ,大家都笑死。
甘:你真是一個認真的年青人。現在連香港讀新聞的也有這樣讀。
齊:我學很多地道話,有時候講錯,大家笑完,講清楚以後便不再錯。
甘:說這些是因為當年我在7080年代是用廣東厘話寫劇本,有時特別用一種倒亂文法。這才像生活上用,是沒有文法可言的。我細眉細眼觀察你,而不是像別人都去聽你的口音是不是可愛。我是覺得你很特別。最有趣是你掌握到那種倒亂文法。
我相信你說話時,腦中不會是想著普通話的。
齊:對呀!
甘:你有辨法可以亂了你原本的文法,像說第一語言似的。
齊:我現在回台灣講國語也亂了。
我覺得廣東話很接近古文。像在廣東話:〝給錢我〞,但國語是〝給我錢〞,〝我〞字行先,但是古文卻相反。香港行路:〝行〞,古文是〝Walk〞的意思;〝走〞,古文是〝run-跑的意思。所以很多廣東話真是跟古文的用法及文法的,很有意思。
甘:嚇!猜不到竟給你推高一個層次,證明用另一個看法是好事。
你還覺得有什麼香港語言有趣?
齊:香港謀體影響新聞用字,自己發明的如:〝食Q-security-保安,〝燕梳〞-insurance-保險等。朋友說是時代創出來的新語言。
甘:很難得你用讀書人的心情去看此事。正如年青人到外國,在不同環境中學不同用詞。但很難得像你這般將它變成生活上的觀際。


7)
想念家鄉的小齊:
(問他會在何地安居?):


齊:觀際是我溶入這地方生活的方法。朋友都說我像香港人。在街上和眾途人打照呼。還有飲食方式習慣。和不同階層的人談話。便想像他的生活經歷。去研究這地方的傳謀及文化,也可以理解這地方的發展過程。
甘:你說過這些年像遊牧民族般生活,工作很忙。但到適當時,還是要返台灣住。
齊:在香港生活也很習慣,因為這是個高度文明發展的地方。但終想返台灣。因父母親友都在。它的小食,一切都特別的親切,有很多回憶。
但現在去別的城市工作一會兒,對香港也有同感。這便是我生命上面的軌跡,經驗,回憶。回到這地方,又可以從溫一下。


8)
他的音樂家族:
(提到小齊的工作團體)


甘:其實你剛提到的班底,也是小齊家族。不過,這是你的音樂家族。
齊:他們是我的兄弟姐妹。我以前提過遊牧民族,他們便是我們民族內的子民。我們一齊趕著牛羊,背著我們的蒙古包,去有水草的地方。大家建帳篷,跟著做事,好像放牧一般。所以我很小心他們的家庭狀況。因為怕跟我出去做事離開太久的時間。我的工作都需要安排,想清楚要做什麼。還好現在我可以選擇喜歡的工作做,也夠收入去維持一個團體的運作。


9)
刺鳥精神與其赤子之心:
(問及他長期工作的心情)


甘:要不斷重複類同的生活模式,可能是一個發不停的美好惡夢。
齊:我也曾發夢在臺上一句歌詞也記不到。不過可能以前陳昇給我的精神教育---可能人家是第一次看你演唱會,你便要當這是你人生最後一場演唱,便拼命唱。我曾試過唱完後有點頭暈虛脫,但我覺得這是一種生命的火花。就像一種〝刺鳥〞。是一隻鳥飛著,踫到有荊棘的樹,剌穿身體,跟著唱出最美,最有生命的歌聲。我便每次都是這樣,所以覺得有些動力。而我團隊可以幫我分憂些。我想每年演唱會都有改變,有新血,有新鮮感。可能排多些舞,這也是自我挑戰。要求自我保持一個新鮮的心情,用最誠懇的態度去唱歌。
成功時試過飄飄然,還在唱,但心不在。歌可以一樣好聽,但感情達不到那個程度。
甘:你真是有赤子之心,連這些自己也去反醒。
齊:我製作人小蟲老師和我說:你心不在焉。看鏡自己覺得眼神及神情有些變。
甘:那麼厲害,像武俠片似的。
齊:我看到嚇了一跳,那名利真會令人改變。跟著便很快醒過來,沒有迷失。

10) 好分享及提攜後進的小齊:
(甘看出他不藏私的優點)


甘:談那麼久,我覺得你是那種想將自己的所得所學傳出去的人,不會藏私,你想要收學生嗎?
齊:我還好。我好喜歡分享。有很多後進如楊忠偉,問我來香港發展的經驗。我便教他,因為不想其他人材走我行過的冤枉路。如柯友倫,我當他自己小弟一般。因他先父小黑哥對我很好。他的音樂是很新型的,我希望如有機會,想讓他好好表演。
甘:很多同行的下一代入了這行,成長與成就都難免一定會拿來和你比。將來有機會給人問:我想做你?以前你爸爸不是這行業,現在你是,你會怎樣答?:我也想過如果我子女問我時,我會分析一下你有沒有本事。有些人做明星因為穿得美,很風光。但不懂唱及彈與寫。老天爺可以給你好機會,你會紅。但不長久。這行真是須要本事,天份,努力與機會。但不可單靠機會。它來了,便要靠實力及天份去掌握。如果做得好,便可以行下去。所以我會看他們有沒有條件及心理狀態。不紅時可不可以承受情緒低落。這是靠自己,其他人幫不上忙的。


11)
小齊運動員的心路歷程:
(從對奧運之看法,看小齊的運動員心態)


甘:那麼喜歡體育,那麼忙的小齊,你有機會親身去看奧運嗎?
齊:好大機會,因為我代言的手表是奧運指定計時,我有特權可看開幕及重要比賽。
甘:嘩!嘩!嘩!要嘩三聲!
齊:我助手,保標大家都爭著報名跟我去。
甘:大陸所有人都想弄進去。所以他們千方百計都想跟你去。
齊:這是我們中國人的一件盛事,尤其是我是運動員。我一生人最大的遺憾是未參加過奧運的比賽。雖然以前成績很好,但我努力不夠。運動員需要經過一個高原期,不斷重複訓練基本動作。你的成績是不會進步,但要經過高原期才可以入另一個高峰。我每一次到達高原期便受不住寂莫,便去玩其他運動。我很多運動都很厲害,但卻未拿過冠軍。所以沒資格去參加奧運。現在去看比賽,也是一種幸福。


節目在〝為自己驕傲〞的歌聲中結束。小齊真的值得為自己驕傲,而我們更值得為他驕傲!

 ````````````````````````````

整個訪問歷時56分鐘,在不一樣的節目主持人,帶出不一樣的內容。由甘國亮引領下,我們聽到很多不為人知的小齊優點。這麼長訪問真是聽得人心滿意足,心靈舒暢,欣喜萬分。特將之記錄下來,不論你懂或不懂廣東話,都願與你分享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