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Canada
  • 2179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放、逐〞. . . . . 情、義

〝放、逐〞. . . . . 情、義


Joanna             寫於2008年9月10日
  於溫哥華,加拿大


放:是誰放誰?
逐:是誰逐誰?
還是〝放逐〞:集體的心靈放逐,或是肉體上的死亡或逃亡?


這劇要表達的本意,其實是要全憑個人感覺。導演杜琪峰拍此劇本著的便是一種「即興」態度。很多劇情都是拍攝現場決定,隨意式的。只有一樣是肯定的,是杜導的〝浪漫暴力美學〞流動於整個戲中。


情:對妻兒的愛,家的留戀。
義:兄弟之間的肝膽相照的情懷。


人在江瑚,身不由主。男人的情義,在談笑間生死相許。英雄間之惺惺相惜,慷慨赴死的激情。男性色彩濃烈,散發著無窮的男性荷爾蒙氣息。活脫脫是古代武俠世界的大俠情懷。杜導用美國西部牛仔片的拍法,將這個江湖搬到一個「改朝換代」的澳門。


幾場室內的槍戰,舞台劇感十足。由家中的三人對壘,餐廳的計中計,黑市醫生小診所中布簾的運用,到最後謝夫的酒店:那跟本便是一間美國西部牛仔的酒吧,槍戰的最佳地點。無論對白,情節到佈景,都有強烈的舞台效果。整個電影的節奏操控,場景和人物都做到很細密並抒情的鋪墊,深深烙上杜導個人的印記。


劇中由其突出大男人找到自己真正的童真。大俠們都有他底小孩般可愛的一面。沙山道上的嬉笑,貓〔張耀揚〕面對陳警司〔任賢齊〕的神槍法,流露出的喜躍之色。河邊營火旁互相打混,決戰前互爭拍即影照。這點點調皮,為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氣氛帶來一絲回氣的空間,也為這幾個酷極的男人加上一點溫度。


對,與錯;人生不斷的徘徊於決擇之間。用拋毫來決定進退,有濃厚的宿命感。「公」「字」都未必是正確,交給老天爺決定,是順其自然的人生哲學,有揮之不去的「回歸情結」。江湖中的殺手們,重情義的大俠們,都無法逃避命運。而然坦然赴死時配搭著淒清的口琴聲,的確是使人熱血激蕩的煽情場景。


結局:笑看人生~


從送走和之妻兒後關門,大家相視一笑起,在踢起啤酒罐到其落地之瞬間,亂槍齊發,來一個魚死網破。當一切歸於平靜時:


肥〔林雪〕:遠望美色〔妓女之出現〕,含笑而終。
貓〔張耀揚〕:手緊握住心愛的槍而斃。
泰〔吳振宇〕:向大飛〔任達華〕開最後一槍而亡。
火〔黃秋生〕:死前還要帶上他的墨鏡,貫徹他的〝酷〞。


他們四個是死而有憾?也許;但終是撞擊出快意恩仇的火花。

〝放,逐〞,是一場令人沉醉於無言的視覺,和精神快感中的典型男兒熱血電影!




*-*




〝放、逐〞之外篇:〝驚豔〞


短短的八分鐘戲,呈現出一個從未有過的〝任賢齊〞。絕對是〝驚豔〞。


只見他眼帶墨鏡,口角吊著一枝長煙,面對敵人的包圍,眾同袍紛紛被擊斃,他鎮定自如,從容不迫的開槍反擊。槍要一槍一槍的打,人要一個一個的殺。那氣勢,彷彿是他一個人把所有人給包圍了。那種囂張,應該是建立於實力基礎上。連像〔貓〕這一個神槍手也自然流露出惺惺相惜之情,出手助他一把。


這場戲中,每個主角都刻意站立發槍。那形成的陣列感實在誇張。但卻表現出最極端的形式美,也讓五個人旁若無人的英雄氣概表現無遺。


在四槍口之下,小齊仍一步步的走去拾那被擊落的槍。在明知會死的情怳下,還舉槍相向。一句〝左右也是死〞,視死如歸的那般勁頭,表現得淋漓盡致。


晚上河邊的營火,影照兄弟情。小齊獨自背坐在石上吹口琴。像是離群,但又溶入團體之中。他那回頭一笑,這個鏡頭帶來非議,說小齊的笑容,使他露出善良的本質。其實以杜導的精明,他會不知道嗎?這一笑,應是特別安排去襯托出大男人們心中童真的美。


對四人的離去,小齊理解,也佩服。他願意等到天亮。〔這也是和之妻兒逃亡的伏線〕。只見他拿起一瓶烈酒,喝一口,拋給四人。而他們便邊走,邊互拋而飲,分享受用。這是一種英雄相知,信任。鏡頭再轉向船上的小齊,輕輕的吹著口琴,是送他們四人上路的淒冷輓歌。



全劇唯一全身而退的男人,便只剩小齊,也是他放逐的開始。


極〝酷〞的小齊,是全劇的亮點。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