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札記

關於部落格
Canada
  • 20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絲路遊戲 . . . . . 圓夢記之七 新疆吐魯番火焰山 - 挑戰人體極限

在拜訪克尤木先生以前,翻譯阿布都先生講解一些維族的禮貌,風俗和禁忌,例如:

進門的時候,第一步一定要用右腳。

夏天吐魯番的氣溫高達四、五十度,所以當地人一般都習慣將涼爽的亭院當作睡房,甚至在門口鋪床。

冬天他們會在坑下加個爐子,然後燒煤取暖。因為雖然在夏天很熱,但冬天會乾冷,最冷可達零下二十度左右,雖然下的雪不多,但是乾冷還是會剌骨的。


主人家送上大餅,硬到小齊用手在地上打也不碎。但女主人用手一下便掰開了. . . . . 沒面子。(懂得用力角度,便很容易了!)

 

此古村的風貌:

自從一千年前伊斯蘭教經絲綢之路傳入,新疆維吾爾族的祖先已慢慢開始有人改信伊斯蘭教,加上長久以來中國文化融和,據說現在回族的清真寺都會採用中式建築。而維吾爾族人則比較喜歡到傳統阿拉伯建築風格的清真寺朝拜。

小齊說:

在山坡上圓頂的建築,是一些伊斯蘭教聖者和受人尊重的長者的墓。所以有很多穆斯林來這村朝聖。

現在太陽慢慢落山,又呈現另一番影象,很安靜。

看著這條只是住了200戶人家的古村,想到每逢伊斯蘭教的大時大節,這裡可以吸引數以萬計的信徒來到清真寺前朝拜,場面肯定很壯觀。

 


正值齋戒月,所有教徒在太陽下山前都不可以吃東西和喝水。他們每天要在半夜四點吃早餐,然後一直等到晚上十一點太陽下山後,才可以再進食。所以小齊吃飯時只有他倆與翻譯。

按照規矩,左手是不可以用,右手用三隻手指來捏碟上的飯團,然後推到自己的嘴裡。

主人更送小齊維吾爾族的帽子。
 

 

他在戶外鋪好椅子,想叫華哥在那裡睡覺,結果華哥關上大門,小齊只好自己睡了。





火焰山 . . . . . 最艱辛的時刻到了:



 

傳說中的:火洲吐魯番,熱中最熱的火焰山,位於新疆的吐魯番盆地。屬於典型的大陸性乾旱荒漠氣候。全年平均溫差極大,最熱的夏天幾乎每天都超過四十度。有人說這麼熱是因為吐魯番盆地位於海拔一百米以下,情怳就像鍋一樣,令這裡長期積壓著熱空氣,無法驅散,即使有下雨,最後也因為地面海拔太低,在半空中已被蒸發。

 

現在這個傳說中蘊藏大量燃燒煤礦的山脈,將會是他們今次旅程中最艱難的挑戰 ---在快五十度高溫下,上山去!

 

小齊說:

看到火焰山的全景,多漂亮。爬上去真是值得。但下次我再想出這種餿主意,麻煩你們阻止我不要再作傻事。我現在覺得自己很愚蠢 . . . . .

看到這些樓梯不走,很不甘心,繼續 . . . . .

終於到達山頂:

他說:

全身的肌肉和腦子傳出的信息,都叫我們放棄,算吧,休息吧!但現在蠻有成就感。

「兄弟,不要上來了,上來你會後悔一輩子的。」(上面其實什麼也沒有!)

 

他們要試試傳說中的沙漠煎蛋。現在是五十六度左右,用小平底鐵鍋煎蛋,在邊沿的蛋白熟了,還未可以將蛋完全煎熟,但煎半生熟蛋還可以。

結論:終於証實,傳說中火焰山煎雞蛋的故事存在謬誤。

多得大家同心協力,排除萬難,令謠言止於智者。各位兄弟,大家辛苦了。



當天晚上,全體做腳底按摩,辛苦得到回報。





 

葡萄世界:

 

在去吐魯番的路上,看到很多像蜂窩一樣很多洞的房子,很通風,是曬葡萄用的。

好奇的進入參觀,葡萄佈滿所有空間,是掛起晾乾的,要掛30 - 40天左右。

有些葡萄是放在地上曬的 (用暴曬法) 。那是熱性的。

掛起的質地好些,保存原來的顏色,不過是涼性的,比較新鮮,價錢也貴。

出來時華哥伸手進去偷了幾顆葡萄嘗鮮。

 




坎兒井探險記:

 

雖然吐魯番盆地非常酷熱,一年只有16毫米雨量,但由於地形像個鍋,所以每年夏天,附近高山的雪水,都會滲入戈壁,再變成地下水,流向盆地中心的吐魯番。為了可有效控制地下水流向自己的村莊,吐魯番人會先在高山附近發掘,尋找出近百米深的地下水源。然後按著自己村莊的方向,每隔一段距離開鑿一個名為樹井的水井,引導暗渠內地下水的流向。由於整個地形由高向低,所以樹井的發掘會越來越淺。如是者不斷開鑿,直至去到自己的村莊之後,便會引水到地面成為明渠,流經家家家戶戶的門口,供應給村民使用。這便是著名的坎兒井

 

 

一年一次,有工程隊清理井中沙石。小齊換上工作服,要跟清理人員下井裡看看、、、

水很冰,水道通很遠。最深處的記錄是89米深。在裡面感覺在叢林裡探險。井道中有專門種樹,因為這個水洞離地面太近了,很多人害怕會掉下去。沿著這些樹的直線都是坎兒井。

他們越走越遠,越來越深。

為了確保辛辛苦苦挖出來的坎兒井地下水不會被山上沖下來的泥土淤塞,所以定時會有工人

進入地下水道,挖走裡面的淤泥碎石。

小齊親自挖井下的石塊進水桶,吊到地面上去。真的很不容易!

他感嘆:全部長度加起來有五萬多公里。在這麼艱苦的條件下所創造的水利工程,很厲利!

在坎兒井地下水道走了大約一小時,終於出來了。

 

 


絲路之旅已走了一大半,連日來的艱辛,已在小齊明顯疲乏的面容上透露出來。他瘦了,晒黑了很多。但他仍是奮起精神,義無反顧的向前進,帶領我們繼續他的夢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